BTC360直播间冬季训练营火热筹备中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fycgky.com/,360体育

BTC360直播间栏目组计划于2020年11月初,开启“冬季训练营”,带领各大社群追踪ZEC减产,BCH分叉,ETH2.0,BTC机构布局等热点,并有合约技术指导,行情分析基础教学等内容,欢迎有兴趣的社群及个人报名参与。

BTC360直播间开播于2019年10月,原名BTCtrader直播间。2020年10月,360资本,VC风投,大家资本入股后,品牌升级为“BTC360直播间”,它是目前币圈最优质的头部直播间。合作的大型社群高达三十多个。是目前币圈行情分析,热点追踪最精准的直播栏目。

2020年三月份以来,先后举办了春季,夏季,秋季训练营,每次开营五到六个小周期,目前已经顺利开展16期。

2020年的夏季训练营,直播间成功抓住了DIFI热点带来的一波牛市,带领训练营全员盈利高到600%以上。

2020年九月和十月的秋季训练营,甚至创造出30连胜的合约带单记录。是币圈直播间第一个精准预测BTC要突破12000美金的直播间。直播间开播以来,从未在趋势判断上失误。

BTCtrader直播间,在2019年12月,成为比特币共识大会特约单位;2020年荣获“区块链优质媒体”金牌;大湾区区块链峰会会员单位;2020年还成为了热点项目波卡,FIL,YFI的特邀合作媒体。

栏目组计划于2020年11月初,开启“冬季训练营”,带领各大社群追踪ZEC减产,BCH分叉,ETH2.0,BTC机构布局等热点,并有合约技术指导,行情分析基础教学等内容,欢迎有兴趣的社群及个人报名参与。

林奇老师,央视证券大数据分析师,转战币圈,屡战屡胜;司徒非凡老师,币圈浸淫数年,数字货币从内到外理解透彻,短线操作从未失手;齐小煜老师,台湾富邦金控分析师,专业的技术分析指导,经验丰富。三个主讲嘉宾已经在线个月,基本保持每天在线的状态,目前服务的粉丝总数已经高达10万余人。

2020年11月,栏目组开启“冬季训练营”,目前币圈精英社群,币圈趋势导航社群,币圈行情交流群,合约大神群,老鹰区块链社群,老虎社群,DIFI热点集中营等各大社群将会参与秋季训练营,欢迎更多的社群和个人前来合作。

中国世卫组织新冠肺炎联合考察报告发布《中国-世界卫生组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(COVID-19)联合考察报告》发布:①#新冠病毒中间宿主尚未查明#;②中国新冠肺炎的人际传播主要在家庭中发生;③#新冠肺炎病毒几乎人人易感#,感染后是否具有免疫力需进一步研究;④#患者感染后平均5-6天…【详细】

网络“打赏”有陷阱:粉丝挪用360万公款刷礼物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fycgky.com/,360体育

眼下网络直播越来越火,很多粉丝会给主播送虚拟礼物、“打赏”,来表达对主播的喜爱,但一些不正常现象也越来越多,有粉丝甚至违法挪用巨额公款给主播送礼物。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些粉丝失去了理智?

在一些直播平台上,有些主播能吸引来几十万人同时在线观看,粉丝则不停地给主播送虚拟礼物。记者看到,某直播间里,一名粉丝连续送出1300多艘“火箭”,而在该直播平台上购买一艘“火箭”需要人民币500元,如果这名粉丝是真实赠送并非造假的线万。

另一个直播间里,有20多万人在线给某主播过生日,各种礼物不断刷屏,有不少粉丝在评论中说,主播这一晚至少赚了十万。

在这些大手笔的背后,一些疯狂送礼物的粉丝却触犯了法律的红线日,天津警方接到天津的一家酒店出纳员高某的自首电话。

据高某交代,她伙同会计李某先后挪用了酒店准备用来装修的360多万元,用于给某直播平台上一位男主播“刷礼物”。

据犯罪嫌疑人交代,从今年2月起,她开始用手机看该直播平台、给里面的男主播刷礼物,最开始用的是自己的钱,随着自己的积蓄慢慢花光,她打起了酒店装修费的主意,于是声称自己有项目投资能挣钱,让会计李某帮助转移酒店账面上的公款。

警方披露,高某5月29日14点41分刚收到了四万五千(元)公款,三分钟后的14点44分就消费了五万元,经查就是用于在直播平台充值。

高某还和男主播互加了微信,每到特别的日子,高某就用微信直接给主播送钱,比如六一儿童节时的转账金额是6161.61。

这种挥霍的日子持续了3个多月,到今年6月酒店需要这笔钱装修时,高某才感觉自己行迹即将败露,于是到公安机关自首。然而就在高某自首的当天,6月5日凌晨1点,高某还给主播刷了十万块钱的礼物,基本上把微信里的余额都刷了。

目前,高某、李某因涉嫌职务侵占被刑事拘留。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高某如此深陷其中,一发不可收拾呢?

据高某交代,刚开始接触网络直播的时候,就是看看,并没有想过要花钱。可是在接触网络直播十几天后,直播间里不停刷礼物的氛围让她不由自主产生了攀比的思想。起初,高某只会充值十几、二十块,但送便宜的礼物无法引起主播关注,给主播留言也不理,这让高某有点郁闷。

如果想跟主播一对一说话,需要提升账号等级以获得相应特权,而充值越多,等级越高。

于是高某开始大手笔充值送礼,终于引起了主播的关注,高某与主播的互动也越来越频繁了,还互加了微信。在警方提取双方的聊天记录当中,记者看到男主播给高某发送的“你是风儿我是沙”、“你要聊天就给我打电话”等暧昧的聊天内容。

高某说,除了主播会和自己互动之外,直播平台所营造的氛围,也让自己越陷越深。用户账号一旦到了一定等级后,平台就会有专人联系用户,每当用户进入直播间就会为订做出场音乐和动画,从而满足人的虚荣心。

高某告诉记者,网络骂战是刺激自己攀比的另一个因素。直播平台上设置了“排行榜”,对主播获得网友礼物的数量进行排名,不仅上榜的粉丝是大家眼里的明星,主播之间的排名也是粉丝们特别在意的。只要到了更新榜单的时候,不同主播的粉丝之间就会互相攻击,开始攀比。

高某交代,自己喜欢的直播间遭受别人恶意语言攻击后,在下一次争夺榜单冠军时,便会用更多的钱来维持上次“赢”的战绩。

重金“打赏”这种失控的网络消费行为,表面上看,似乎是因为粉丝个人情绪波动造成的,其实这背后有大量人为设置的陷阱。一位曾签约某知名直播平台的主播,向记者透露了这背后的“套路”。

在直播平台上,粉丝攻击主播是一种常见的行为。不过一场场看似单纯的网络骂战背后,有可能是主播雇佣团队,上演的一出自导自演的“好戏”。一位前网络主播就表示这是一种炒作,互骂会带来人气高涨,情绪波动就会有人观看,有人看到主播被骂后会心疼,便会送礼物安慰主播。

然而主播自导自演的骂战真能引来几十万粉丝驻足观看吗?前网络主播透露,显示的人数都可以“挂起来”,很多都是“机器人”,人气被顶到热门后就会吸引来更多的观众。

而“挂人气”操作并不复杂,甚至在购物网站上就可以购买相应服务。记者在购物网站上输入关键词“直播粉丝”进行搜索,发现有十家人气比较高的商品,上面显著的位置都写着“直播人气、包上热门”、“各大直播平台人气粉丝”的字样,其中最多的一个有上万笔交易成功的记录。

如果遇上一位大手笔的金主,主播是不是就能赚得盆满钵满呢?据了解,很多主播背后还有团队在操作。这个团队有的叫“公会”,有的叫经纪公司,为了包装主播,团队成员分工明确,其中就有人专门组织伪装粉丝互相“炒人气”、刷礼物,进而带动很多真实观看直播的网友刷礼物凑热闹,为主播花钱。在直播平台扣除一部分钱之后,剩下的钱会打给主播背后的团队,而主播最终的收入分成也要由经纪公司来确定,一般为30%左右。

心理学家表示,网络直播“打赏”通过各种各样的炒作形式,这种方式会产生一种叫做“印象整饰”的效果,所谓印象整饰,也叫自我呈现,是指一个人通过一定的方式影响别人形成对自己的印象的过程。简单来说就是别人的行为会成为一个标杆,对自身的决定产生一种心理暗示的效果,如果不跟着去做,就会感觉自己不被认同,所以看到有人大手笔送礼物,其他粉丝们也就会开始跟着送了。直播团队利用从众心理,引诱粉丝为自己花钱,面对这种“套路”和陷阱,要想不上当,增强分辨能力和自制能力是必要的。